绝世至尊奶爸

绝世至尊奶爸

更新时间:2021-07-27 17:52:09

最新章节: 面对小爱丝的几个问题,爱丝笑着着回答说道。“姐姐此般前去虽然没有采集到血珍珠”。“倒是让姐姐遇到了高人,是那高人送姐姐回来的,还有”。说着,爱丝一脸兴奋的小手一伸。顿时,两颗龙眼般大小,猩红色珠子显露出来。当然,这可不是什么珠子,而是培元丹!血珍珠我们在用不着了,用这个便可治阿爸阿妈的病。小爱丝一

做客

然而刚来小家伙学校,苏老师便告诉萧正。

孩子就今天一天待在学校里面,明天就不用来了。

因为学校要给学生们放寒假了。

但如果萧正想要给孩子找老师补课的话,结果另算。

还有学校方面,本想给孩子们举行的亲子朗诵比赛也宣布取消。

原因由于临近过年,很多家长都忙,所以活动取消。

明白苏老师意思,萧正当即一脸无所谓摇头。

他的孩子本来根本不用去什么朗诵比赛,因此来证明什么。

另外孩子都放假了,就让她休息个够。

他才不像其他家长一样,将超额学习的负担强加在自己孩子身上。

既然是放假,就如同人上完班要休息一样,就让她尽情的玩个够吧。

“好!”

知道萧正意思,苏老师当即点了点头,如是说道。

“虽然你这孩子在以前落下不少课程”。

“但孩子很聪明,什么的一教就会”。

“只是不怎么喜欢说话表现而已”。

“所以也就不在需要补课什么的”。

“你只要在家教会孩子,勇敢,独立,自食其力就可以了”。

“好”。

与苏老师交流完,萧正便留在学校门口,一直会等孩子放学为止。

然而就在这时,一辆加长版林肯突然开到萧正面前。

紧接着马老爷子便在中年司机的开门下,继而走出车子里面。

随即马老爷子抱拳,对着萧正一脸恭敬的道。

“萧小友,幸会,幸会,没想到老朽在这遇到你”。

“自从上一次一别,小友治好老朽的病还有小女的病”。

“老朽就一直记得小友的话,小女的病娇生惯养不得,所以老朽就很少来学校陪孩子”。

“没想到一来到这里,就看到小友等在学校门口,真是父爱如山倒”。

知道马老爷子说这么多客套话,其中话中有话。

随即萧正直接问道:“马老爷子如果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

“小友真不愧为高人,连这也知道”。

闻言,马老爷子当即不在废话,直接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小友,你上次看老朽的丹药,真的是太有效果了”。

“所以老朽愿意花高价在小友手中购得”。

“只有小友有,钱不是问题”。

“老朽已经联系到一个颇有资产的金主,经老朽一说”。

“那金主可是对小友手中丹药垂涎三尺的狠”。

“另外恕老朽直言,小友手中如果还有多余那样的丹药”。

“留着也是留着,何不将之卖个上好的价钱呢”?

“好!”

闻言,萧正想也没有想便答应马老爷子要求。

他知道马老爷子想要的丹药,便是培元丹。

这种丹药或许对于马老爷子这种一般人无比的金贵。

但是对于萧正来说,说句难听的话。

他用来喂宠物的丹药都比这强。

既然如同马老爷子说的那样,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那他和至于不将之卖出去呢。

见萧正答应,马老爷子随后便道。

“小友肯信任老朽,乃老朽福分”。

“还有,小友救过老朽与小女的命”。

“甚至老朽一家子的命,所以这事”。

“老朽也只能作为一个中间人,绝对不赚小友一分钱”。

“继而由老朽引荐那金主,小友只需的准备好丹药”。

“跟着老朽前去即可”。

“至于价格,老朽站在中间,自然是不会插手什么”。

“一切都由小友与那金主自己谈”。

不就是培元丹吗?

闻言,萧正摇了摇头。

“既然那金主乃马老爷子认识,那就由马老爷子去谈好了”。

“至于价格更好说,马老爷子卖多少钱,除去成本,我们五五开,可否?”

“这,这···!”

闻言,马老爷子犹豫片刻。

“既然小友这么信任老朽,那老朽自当竭尽所能将这件事情办好”。

“不过关于酬劳方面,老朽可不敢要小友那么多,一成,一成便好”。

“好,一言为定,我现在手中便有三颗丹药,老爷子你先拿去”。

萧正说道,并将三颗用小瓶子装好着的培养丹递给。

接过萧正手中丹药。

马老爷子笑道:“三颗够了,等老朽与那金主价格谈拢”。

“我们在将丹药源源不断卖给那金主不迟”。

“另外相信此事,后天便会有个结果”。

“所以小友后天来老朽家里面,老朽在与小友往这方面细谈便可”。

“在顺便在老朽家中吃个饭”。

“小女可是老是嚷嚷着要让依依这孩子,来老朽家做客呢”!

嗯!

闻言,萧正点了点头。

正好,小家伙放假,他本想着带着小家伙四处逛逛。

既然马老爷子有如此邀请,萧正自当是不会拒绝。

······

这时,小家伙已经放学,萧正则盘算着买点什么。

在然而去堂姐家,吃个便饭。

一家超市里面,萧正买了大包小包,许多礼物。

准备送给堂姐以及她三个从未见面的孩子。

当然,事前,堂姐有警告过萧正。

来的时候不要带任何的礼物。

但俗话礼多人不怪,萧正这样也是入乡随俗罢了。

“爸爸,叔叔工作好幸苦,你能不能多买些礼物给叔叔”。

这时,见萧正大部分礼物都是给自己堂姐以及三个孩子买的。

依依突然对着萧正央求道。

闻言,萧正笑道:“那爸爸就不幸苦了吗?”

“每天驮着依依四五十里去学校,你还不高兴”。

轰!

闻言,小家伙当即便愣到了那里。

是啊,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爸爸究竟有多幸苦。

“每天这么辛苦送自己去上学,是不假”。

“可是依依从来都没有看到爸爸去工作鸭”!

“别的小朋友爸爸都在工作鸭,随即小家伙一脸疑惑的问道”。

怎么说呢!

闻言,萧正想了想。

”爸爸是干大事情的,所以不用去整天忙着工作,就陪在依依身边就可以“。

做大事?

小家伙想了想。

“爸爸你骗人,他们都说奶奶是干大事的,很大很大的那种”。

“奶奶虽然也经常陪着依依,但奶奶天天打电话,谈业务”。

“可依依很少听爸爸手机响过”。

“好像就上次那个姐姐找爸爸,说是找依依”。

“但依依知道她是找爸爸的,在然后就没然后了”。

“这····,这!”

闻言,萧正顿时无比的头痛,娃智商高,看来自己有点什么,好像是瞒不过她的。

这时,小家伙大眼珠子突然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哦,我知道了,爸爸是绝世高手”。

“电视上那些绝世高手,就是一个个每天吃饱饭”。

“不用去干活,就每天打坏人,搞事情就可以了”。

话到这份上了,萧正只得转移话题。

随即打电话堂姐,道:“喂,堂姐我是萧正,你和姐夫现在下班了吗?

电话那头,萧正堂姐高兴道:“还怕你这家伙不来了呢!”

“姐和你姐夫现在已经下班了,并且饭菜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带着闺女快点过来”。

这时,建民路,一处破旧出租屋里面。

萧正堂姐萧红一脸没好气道看着萧正。

“早就跟你这家伙说了,来就来嘛,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回去你就给姐通通打包带走”。

“下次你在带东西,看姐不将东西全扔掉”。

“还有都还傻愣着干嘛!屋外冷快带着娃进屋暖和暖和”。

闻言,萧正无奈一笑,“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花不了多少钱”。

“可是事实上,萧正光买这些东西都买了三四千块钱”。

嘻嘻,嘻嘻····

这时,堂姐两个可爱漂亮,年纪约摸三四岁。

双胞胎女儿,一脸笑嘻嘻的跑了出来。

“两个小家伙还不赶快叫叔叔姐姐”。

见如此,萧红当即一把抱起两个漂亮可爱双胞胎女儿,一脸高兴的道。

“蜀黍,姐姐”。

两个小家伙嘴很甜,当即奶声奶气甜甜的叫道。

萧正堂姐萧红,由于与其丈夫老罗要抚养三个孩子。

还有家里面两个老人,所以即便夫妻二人在吃苦耐劳。

一年到头也是存不到多少钱,继而根本没钱在城里买房子。

所以夫妻二人只能选择长期租住,夹杂在城市中最为廉价的出租房子。

为了节约钱,堂姐所住出租房面积约摸五十个平方左右。

但他们一家七口全都挤在里面。

所以萧正一进堂姐家,感觉自己看到的都是床。

委实在很难找到空的地方了。

不过由于堂姐大儿子长期住姥姥家。

所以一家子人就将大儿子平时睡觉的地方腾出来。

平时吃饭一家子人就挤在这里了。

大儿子如果回来,就只能蹲门口了。

另外由于今天要迎接萧正与之闺女的到来。

所以堂姐就腾出两张床出来。

这才看似屋子里面好似要宽松许多。

“很冷是吧!”

这时,堂姐夫老罗憨憨的。

他早已经在那空出来的地方摆放好了一个烧火的炉子。

并且砍好了许多柴火,就堆放在门口旁,一处墙角上。

继而只要炉子里面的柴没了,他便马上去添加。

目光停留家里面两个老人身上。

也就是堂姐萧红的婆婆与爹爹。

两位老人给萧正的印象是。

与堂姐丈夫老罗一样憨憨的。

也就是老实巴交的,不喜欢多说话。

直到萧正进门都小坐了一小会儿。

他们就只有最开始的面对客人时,报以微笑。

便在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继而这个家里面唯一爱说话的。

堂姐萧红在准备饭菜,没有时间多说话。

两个孩子倒是继承了堂姐性格开朗爱说话。

从萧正父女一进屋,她们便如同两只小喜鹊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这时,满屋子都弥漫着饭菜所带来的香味。

或许是好久都没有闻到这种香味。

堂姐两个孩子吧唧吧唧揣着小脚丫子,来到堂姐身边。

然而扬起小脑袋,口水直流般看着灶台上。

那用高压锅已经炖好的红枣排骨汤。

见如此,堂姐萧红笑道:“两个小馋鬼,还没有到时候呢!”

“现在回去给我回去坐好,马上就开吃”。

“先吃羊肉火锅,在喝汤”。

“紧接着堂姐萧红,将一大锅煮好的羊肉火锅放在炉子上面”。

“炉子是可以用来煮火锅的,上面有个用餐用的钢化玻璃圆桌”。

“既可以放火锅,也可以烧水烤火,多功能的”。

这时,一切都准备好,见萧正还在用手机教闺女打游戏。

堂姐萧红当即没好气道:“我说小正啊”。

“到姐这来,都是自家人,随便点,姐也不会说话,有啥你就吃啥”。

“另外你喝酒不,老罗与他爹都不喝酒,你如果喝酒的话,姐这就出去给你买”。

“不用了!”

闻言,萧正摇了摇头,他并不怎么喝酒。

尤其是他现在带着孩子,怕影响到孩子,所以根本就烟酒不沾。

“听到了吧,听到了吧!”

知道萧正烟酒不沾,堂姐当即指着丈夫没好气的道。

“这家伙平时什么都好,就喜欢抽点烟,他也不为孩子们想想”。

“整天都搞的家里面乌烟瘴气的”。

也不知道姐是怎么看上他的,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

又老实巴交的,从来也不说说心疼老婆之内的话。

嘿嘿,闻言,堂姐丈夫老罗抽着旱烟,傻傻的笑着,认堂姐怎么说他都不生气。

能够包容你一切,这便是对你最大的爱。。

见如此,萧正摇了摇头,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以免破话人家夫妻二人和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