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至尊奶爸

绝世至尊奶爸

更新时间:2021-07-27 17:52:09

最新章节: 面对小爱丝的几个问题,爱丝笑着着回答说道。“姐姐此般前去虽然没有采集到血珍珠”。“倒是让姐姐遇到了高人,是那高人送姐姐回来的,还有”。说着,爱丝一脸兴奋的小手一伸。顿时,两颗龙眼般大小,猩红色珠子显露出来。当然,这可不是什么珠子,而是培元丹!血珍珠我们在用不着了,用这个便可治阿爸阿妈的病。小爱丝一

陈少

就在这时,突然数名大汉围了过来。

直接忽视一起的萧正,目光扫向刘小雅与大明星梦一露。

一名为首大汉说道:“没想到这两个娘们还挺能喝的”。

“走,跟我们走一趟,风少原本想要放过你们一马的”。

“不过现在阴鬼宗的陈少来了,说什么好久都没有见到大明星梦一露了,于是特别想要与梦小姐见上一面”。

说着为首大汉两眼放光的看着梦一露。

这可是大明星啊,大美人,如果不是他身份卑微,真的好想一亲芳泽。

“我一个人跟你们一起去!”

眼见如此,露一梦说道,这本来就是她的事情,可不想连累其他人。

为首大汉摇了摇头,继而毫不犹豫说道:“少主说了,是要你们的人都去”。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的”,说着为首大汉一脸微笑的看着刘小雅。

同样是个大美人,比起大明星梦一露也差不了多少,甚至还要漂亮几分。

只可惜被少主看上了,否则,为首大汉心中暗道:“就算是大白天将人拐走都是值得的”。

“我们所有人都要跟你一起去吗?”这时,萧正突然开口说道。

“你····一个男人!”

为首大汉顿时一脸奇了怪表情,看了看萧正,想了想。

少主确实是说将梦小姐一起的人全部带过去,也没有说过男人和女人啊。

“是的!”

随即为首大汉说道,“都跟着我走吧,别让风少与陈少等久了,否则我们这里谁都担待不起”。

··········

这时,包厢里面,看着根本没有任何事情梦一露。

一名身材修长高个青年对着风少说道。

“风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先前时候你跟我说梦小姐喝多了,就不要叫她了”。

“现在人来了,好好的,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说着瘦高个看着风少身边放着的一把古朴长剑。

“据说风兄剑魔宗以剑入道,在剑道造诣方面甚是了得,同样在造剑技术上相当了得”。

“要不然这样,风兄所配之剑赠与兄弟如何,就当是给兄弟陪不是!”

说道的巧,风少一脸不以为然道:“都说陈兄所在阴鬼宗喜欢巧取豪夺”。

“你这个阴鬼宗少主更是如此,不就是说错个话,就想让本少将随身宝剑奉上,当真是痴人说梦”。

说着风少一脸不可思议看着梦一露,还有与之一起的刘小雅,贞红燕。

咦!这时,风少目光突然看向一脸平淡,此时搬起凳子一脸悠闲坐在三女后面萧正。

“他是何人?”

随即风少指着将人带进来先前那名为首大汉问道。

“启····禀少主她们都是一起的”,似乎是有些做贼心虚,为首大汉弱弱说道。

哦!

不过这时,风少确是不再问什么,梦小姐身为大明星,虽然在他眼中不算什么。

但是手下跟着一个小跟班这又有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萧正突然站起身子淡淡说道。

“你就是风少,现在就给你个机会,跪下来给我朋友磕头认错,或许萧某还可以留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什么?”

闻言,风少顿时一惊,居然有人欺负到虎背上来了。

跟着一起陈少所带来之人,同样是眼前一亮,紧接着仿佛看笑话般看着眼前一切。

眼见如此,萧正一旁刘小雅则是一脸焦急,梦小姐与贞红燕赶紧代萧正陪不是道。

“不好意思风少,我的这位朋友没怎么见过世面,你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弹棉花。

风少一脸无辜说道:“难道本少堂堂剑魔宗少主”。

“被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子给侮辱了,就什么都不表示一下,那岂不是成为天下最大的笑话”。

“不过本少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子如何让本少认错”。

说着,风少指着身边一名背负重剑身材健壮,胳膊起码有成人大腿般大,青年说道。

“狗娃你去试试,真的是否像他说的那样,他真的有那个实力”。

狗娃默不作声,直到走到萧正近前,伸出一只手,一只巨大强壮,比之成人大腿还要粗壮大手。

“小子就让狗娃试一下你的气力,输了死,赢了你有跟我们家少主说话资格”。

萧正淡淡一笑,居然有这样滑稽的比试,可能是大汉觉得自己出手太重,怕伤及无辜。

“如你所愿”。

知道大汉是想要比试手腕力气,说着萧正直接将自己在众人面前显得白皙小手伸了出去。

当然,与正常人相比,萧正手很大,但是与壮汉相比,就如同美女遇到野兽一样。

这时,大汉整个手掌直接包住萧正小手,然而萧正最多只能一根大拇指出来,将大汉关节处摁住。

很滑稽的一幕,大汉一脸得意,现场之人不知不觉笑出了猪肝声。

此时只剩下三女一脸懵逼,这还怎么比,还不如直接认输,免得让人笑话。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大汉不要将萧正小手给捏断了。

“陈兄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猜这小子能坚持多久”。

这时,风少突然看着陈少得意笑道。

陈少会意一笑,“这他妈的还用赌吗?当然,比那小子能够坚持多久还是有搞头的”。

突然掏出一物,一只刻满恶鬼的玉葫芦,陈少接道:“本少就用这个玉葫芦,赌风兄佩剑如何”

阴鬼葫芦,阴鬼宗镇宗法器!

眼见如此,风少不由眉头一皱。

“据说将葫芦打开,便会出现数十头修为在筑基巅峰恶鬼”。

“即便面对金丹期强敌都可将之撕成粉碎!”

这还不止,陈少笑着说道:“只要在加上施法者几滴精血,不过会有反噬的危险”。

“便会召唤一只修为不亚于元婴后期恶魔出来,足可让一切敌人闻风丧胆”。

似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风少笑道。

“这样一个强大的镇宗之宝,陈少真的舍得拿出来当作赌注?”

有何不可?

陈少同淡淡一笑:“据本少所知,兄弟手中长剑同样非同小可,乃天罡剑”。

“据说发挥得当的话,威力根本不下于本少手中阴鬼葫芦”,

”好本少就跟你赌了。

说着,风少一脸戏谑看向陈少,心中确是暗道。

“傻比,劳资的手下,劳资想让他什么时候能赢,便什么时候能赢,跟劳资打赌,你他妈的还嫩着哩”。

想到这里,风少刚要张嘴却被陈少直接打断!

“风兄何必如此着急,不许说出来,留个悬念,不如我们一人写个时间在对方手中,等事后不是全知晓”。

说着也不等,风少拒绝或是同意,陈少直接抓住风少的手。

将时间写在风少手中,用刀刻的,事后谁都不可能耍赖与损毁证据!

“你····”。

眼见如此,风少没有办法,只得如法炮制将时间写在陈少手心当中。

这局还是他稳赢,就看他手下狗蛋有没有那个默契。

“萧大哥你不能拿自己身家性命开玩笑”,这时,刘小雅还在劝着萧正。

她心中想到,如果萧正出现意外的话,她也不活了。

然而这时的萧正却是不以为然,只听咔嚓一声,当众人都以为是萧正被巨汉捏碎手时候。

这时,只听轰隆一声,萧正反手一拳直接将大汉打翻在地上,大汉顿时是痛苦不堪,惨叫个不停。

在看巨汉大手,早已经被萧正捏的不成形状。

什么?

眼见如此,众人顿时无比震惊看向萧正。

先前得意忘了形风少与陈少,此刻嘴巴张得大大的简直就像日了狗一样。

特别是风少,要知道狗蛋可是他身边最得力手下。

如果不借助法器的话,他根本不是对手,然而就这样最得力手下,被人轻松战胜,足可见对方厉害。

梦一露一脸惊讶看向眼前男人,原本以为很普通,却没有想到如此强大。

怪不得人家有恃无恐,一定要跟着她们。

贞红燕从新审视萧正,她虽见过萧正强硬一面。

但绝对不是强大一面,她还想着上次如果不是她让自己外公出马。

萧正绝对会被司徒家少主管家,狠狠教训一顿。

刘小雅痴痴看向萧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萧正给自己带来视网膜上的震撼了。

但刘小雅一直觉得青北市那个小小地方,萧正出来后还会厉害到哪里去。

毕竟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这时,萧正冰冷目光突然看向风少。

“你还有机会,给我朋友磕头认错,萧某考虑放你一马”。

欺人太甚。

虽然知道对方战斗力不可小觑,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想要本少认错,先问过本少手中天罡剑了?”

“还有你助纣为虐,同样该死”。

似乎风少就是自己砧板上的肉,这时,萧正又把目光投向阴鬼宗少主陈少头上。

“卧槽!真的是欺人太甚”。

知道对方是个狠人,原本陈少本来就此看热闹的,或者赶紧溜走,他剑魔宗少主被人杀了也不管他的事情。

看来现在他也不可能独善其身了,说着他拿起阴鬼葫芦,便做好战斗姿势。

想动本少,就看本少手中阴鬼葫芦答应不答应。

“贱人!”

知道陈少心中所想,风少嘴上骂道。

“平时跟本少称兄道弟的,关键时刻掉链子,还想看本少笑话”。

陈少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但关键时刻,陈少笑看风少。

“风兄还是想着该如何应对咱们共同的地人吧!现在可不是搞内部分裂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