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至尊奶爸

绝世至尊奶爸

更新时间:2021-07-27 17:52:09

最新章节: 面对小爱丝的几个问题,爱丝笑着着回答说道。“姐姐此般前去虽然没有采集到血珍珠”。“倒是让姐姐遇到了高人,是那高人送姐姐回来的,还有”。说着,爱丝一脸兴奋的小手一伸。顿时,两颗龙眼般大小,猩红色珠子显露出来。当然,这可不是什么珠子,而是培元丹!血珍珠我们在用不着了,用这个便可治阿爸阿妈的病。小爱丝一

九龙残片

“三亿”,余小姐接道。

众人瞬间崩溃,都是狠人,加价都是五千万,五千万的加,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不过这时,叶无情开始犹豫了,她身边一名宫女当即表情一狠,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传音道:“宫主要不要·······?”

叶无情当即气着回复说道:“为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要胸怀大志天下,怎么可以胡乱取人性命,回去给为师好好面壁思过去!”

“可是宫主你刚突破修为不久,正需要天乌草来巩固修为·····”。

那名宫女还想说些什么,但被叶无情直接打断。

“即便这样天宫宫女也不许随便取人性命,本宗规矩”。

说着,叶无情直接退出竞拍,毫无疑问,天乌草属于余小姐的。

这时,场上拍卖进入最后环节,支持人宣布。

一块不知名天外陨石,族中长老甚至海外专家,一致认为其是锻造武器最好材料。

有着无坚不摧效果,起拍价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少于五十万。

“什么天外陨石,明明就是一块破铁!”

众人看到主持人面前,一块成人巴掌大,颜色呈褐绿色破铜烂铁。

顿时是心中有些不悦,直呼冷家人莫非是想钱想疯了。

这样一个破玩意儿还拿出来拍卖,价格还如此高,起步价都要三百万,傻子才会要。

“这些人都是傻子”,吴师一脸得意,传音江小姐道。

“妹儿这就是为师跟你所说的,九龙残片,无论如何都要拍下它”。

“其中就蕴含神器九龙鼎下落,据说九龙鼎现在是十大神器中唯一没有受损神器,或是受损不是很严重神器”。

“由此神器在,妹儿所在江家若想称霸a市指日可待”。

“真的呀吴师”!

江小妹当即大喜着,想要将价格报出来。

却被一旁吴师阻止说道:“妹儿,先等等”。

“依为师看,场中必定有识货之人,他们或许不知道九龙残片其中蕴含秘密”。

“但一定看出九龙残片本身不凡,等他们出完价,妹儿在将价格压下来不迟”。

“五百万!”

这时,一个声音率先报价。

众人望去,居然是天宫宫主叶无情。

叶仙子看上残铁,想必残铁真的不凡。

但即便这样,残铁也只有懂它之人,才知其价值,不懂之人买回去还是一坨废铁,继而众人观望之中。

“妹儿报价!”

吴师见场中无人报价,害怕九龙残片被叶无情拍去,催促道。

知道残片价值,即便天宫宫主也不可能让着,江小妹当即一狠,报价道:“三千万!”

一下子将价格提高十倍,她这是要镇住场面,直接拍得九龙残片。

然而瞬间被镇住的却是江小妹。

“十亿,”叶无情冷冷道。

什么?

此时不止江小妹被叶无情话语镇住,场中众人一脸懵逼,叶仙子果然非一般人,思维逻辑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料想到。

如果不是残铁本身超出这个价格,众人无法解释叶仙子为何会这样?

“吴师!”

江小妹一脸无助看向吴师,她家虽有钱,但也不能这么玩吧!。

“稳住!”

吴师叹了口气,今日江小姐总共带来十二亿左右,在往家里面调钱,时间上不允许。

如果叶仙子超出这个价格,只得放弃,虽然现在转账的都很方便。

但吴师也不敢将宝全部压在九龙残片身上,万一拥有九龙残片都找不到九龙鼎呢。

“十二亿!”

随即将小妹在忐忑不安中报价。

“小丫头你赢了!”

叶无情目光冰冷,她虽察觉残片或许跟某个传说中的神器有关。

但传说始终是传说,她也不可能为了一个飘渺传说,继而与人赌气。

况且天宫虽然贵为强大宗们,但与那些世俗之中大富豪拼财力还是差了点,与其如此,何不早些放弃。

萧正早就看出残片非同凡响,但宝贝他有的是,岂会在乎,继而叶仙子弃权,在无人竞争情况下。

江小妹最终以十二亿价格,拍得九龙残片。

回酒店房间路上,余小姐将拍得天乌草交给萧正。

“这可是本小姐救命稻草,先生可一定要将解毒丸炼制成功”。

“哦对了!”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余小姐看着萧正怀抱中在拍卖会中就已经睡着,依依与圆圆两个小家伙。

“将这两个小鬼放入房间,让她们好好休息,本小姐饿了,不如你陪着本小姐一起去宵夜”。

“没空,余小姐所需解毒丹,萧某会在两天后交到余小姐手中”。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余小姐还请便,萧某要带着两个孩子休息了”,萧正冷道。

随即他身子一闪,萧正带着两个小家伙,便消失在余小姐视线当中。

“哼,不去就不去,有什么了不起,自以为是的家伙”!

看着萧正离去方向,余小姐恨的牙咬咬道。

·········

萧正回到房间中,将两个小家伙放在温暖大床之中。

然而自己却是设置了一个聚灵所用聚灵阵,取出拍卖会以及从镇湘南那里所得药材。

开始着手炼制解毒丸,以及各种修炼所需要要丹药。

当然,由于药材质量委实一般,萧正只能炼制最一般丹药,足够依依与圆圆两个小家伙目前修炼即可。

一直忙到早上,冷小姐送过来他与两个孩子丰富早餐。

眼见如此,萧正难得面露一抹微笑:“冷小姐有心了!正好你过来,萧某要带着两个小家伙离开这里了”。

以为是自己招待不周,冷小姐急道:“先生若是小女子有招待不周地方,先生请说出来,小女子立即改正!”

“你没有做错什么”。

萧正直接说道:“而是萧某已经带着两个孩子出来很久了,想要带着她们回家”。

“另外萧某还要去风北处理一下骆家事情,为冷小姐朋友胡琳排忧解难,难道冷小姐要阻止?”

原来是这件事情!冷小姐当即面露一喜,她早就着急好友家事情,继而说道。

“这样吧!萧先生,此次风北骆家,还有些距离,不如小女子亲自开车送你前去,如何?”

“不用了”,萧正想了想。

总觉得带个女人是个麻烦。

当然,带着圆圆与依依两个孩子也很麻烦,但谁叫她们是自己最爱宝的宝!自己不疼,谁疼?

·········

与冷小姐告别,将解毒丹送给余小姐。

这时,萧正带着两个小家伙赶往风北骆家路上。

风北省,省会城市,虎州,一处围满人广场上。

一名衣衫朴素,年纪约摸二十五左右美丽女子,低着头跪倒在地上。

女子身边树立着一个大牌子,赫然写着某名牌大学生,父母双亡,急需读书费用,望好心人支援。

“别相信这女子的,我看她就是一个骗子”。

就在这时,围观人群,一名模样显得颇为猥琐大叔站出来指责女子道。

“这个女人,我观察她很久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学生,她就是一个骗子”。

“试问一个女大学生又怎么可能有孩子?”

“有孩子又怎么样?”

围观众人议论说道:“现在初中生都谈恋爱了,大学生生孩子大惊小怪的?”

“既然有孩子,那么就一定有支持她的男子,不该在此赚取大家同情”,猥琐大叔诡辩说道。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一名大妈看不下去指责猥琐大叔道:“人家又不吃你家大米,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就是····”。

众人都觉得猥琐大叔这是在无理取闹,但凡不是走投无路了,一个美丽女子又岂会上街乞讨。

“小姑娘,像你这样乞讨,还不如去卖,保证来钱比这快”。

见说服不了众人,猥琐男子转移话题,看着跪地女子,坏笑着说道。

“你··你这大男人还有没有公德心”。

跪地女子在忍受不了,站起身子喝斥猥琐大叔。

“你三番五次羞辱于我,我都忍了”。

“如今还说出这样羞辱我的话来,不就是拒绝你意思,不想跟你走,何至于如此羞辱我”。

原来是想借机追求女子,女子话语一落,围观众人当即明白其中缘由。

眼前男子是看中了女子,见对方着了难,便想乘机追求,哪晓得女子如此地步了,都不愿意,于是男子恼羞成怒,到处说女子坏话。

“胡说八道!”

男子指着女子,面对众人:“她就是一个骗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学生”。

“有本事你将学生证拿出来,给大家证明一下。”

随即男子一脸轻蔑看向女子:“拿不出来,劳资说你是骗子就是骗子,劳资就是专门抓骗子的”。

说着男子直接抓住女子的一只胳膊。

“走,跟劳资走,劳资要将你这骗子送进监狱!骗了劳资的青春,骗劳资的钱!哦,还有精神损失费”。

“救····命,谁··能救救我”。

女子当即吓的大喊大叫,但她确实不是学生,所以压根就不可能拿出学生证明出来。

我说她就是骗子吧!以防他人阻扰,男子继续不依不饶道:“她不仅不是学生,还结过婚,孩子都有了!”

“等等·····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将人家当作骗子送进监狱吧!”

一名大叔看不过眼阻止说道:“街上十个乞丐,九个可能不是真正的乞丐”。

“你不可能因为她们不是真的乞丐,就非得将他们送进监狱吧!况且讨个钱而已,又不偷又不抢的,何至于”。

“是啊是啊!”

大叔话语一落,围观众人都选择与女子站在了一起,又不偷又不抢,何至于将人带走。

“一个大男子,如此对一个女子,丢人不?”

“我他妈的不是跟你们说过,她骗了劳资的青春,劳资的钱,所以劳资一定要将她带走”。

看着众人,男子表情凶道:“谁在阻止劳资,别怪劳资对她不客气!”

说着男子直接从腰间取出一把折叠刀,恶狠狠指向众人。

“不是这样的!”

看着围观众人退下,女子急道:“小女子根本就不认识他,何来欺骗他青春,骗他钱”。

是啊!一名壮汉怒视男子:“你他妈脖子都到黄土的人,还有什么青春,说你有钱就不会找一个可怜人纠缠不清,是也不是!”

“你他妈的管你什么事?别以为长的壮劳资就怕了”。

说着男子大手一挥,围观众人之中,便有几名大汉向着壮汉猛冲而去。

下一刻,几乎是几个眨眼间便将壮汉狠狠打倒在地,惨不忍睹。

“原来是有同伙的,怪不得如此嚣张”。

见壮汉被打的惨不忍睹,围观众人急忙退开,此时谁也不敢在做出头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