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至尊奶爸

绝世至尊奶爸

更新时间:2021-07-27 17:52:09

最新章节: 面对小爱丝的几个问题,爱丝笑着着回答说道。“姐姐此般前去虽然没有采集到血珍珠”。“倒是让姐姐遇到了高人,是那高人送姐姐回来的,还有”。说着,爱丝一脸兴奋的小手一伸。顿时,两颗龙眼般大小,猩红色珠子显露出来。当然,这可不是什么珠子,而是培元丹!血珍珠我们在用不着了,用这个便可治阿爸阿妈的病。小爱丝一

刘艳红

“妈你可回来了,饭菜都凉了”。

这时,刘姨家门口,看见回来的刘姨,刘姨小女儿刘小雅一脸不满的道。

但随后看到牵着两个小家伙跟过来的萧正,女人顿时变了一副模样,模样乖乖的。

“妈我去将饭菜热一下”。

说着女人小脸当即一红,立即转身向着房间厨房里面奔去。

“这孩子火急火燎的,也不跟人打个招呼!”

见如此,刘姨看着萧正颇显歉意道。

“小正啊,对不住了,刘姨的孩子刘姨了解,这孩子是看见你害臊呢!”

“妈这是什么人,大舅子吗,也不跟女婿介绍一下”。

这时,刘姨家里面,除了刘姨大女儿与女婿,一名头发梳的油光男子,看着刘姨指着萧正一脸殷勤说道。

“瞧妈将大舅子孩子都带来了,提前跟女婿说一嘛!”。

“女婿好给他们一人发一个红包,妈你不知道一般红包女婿不发,要发就发大的,一万起步”。

“这不女婿兜里面只有几块价值无价宝玉,钱一毛也没有,大过年的,妈你岂不是要人笑话女婿吗?”

谁是你妈?我认识你吗?闻言,刘姨当即一股无名怒火看向大女婿。

“我说小李啊,你怎么老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往家里面带”。

“上一次说什么是厂长的儿子,说要介绍给小雅,结果谈不好,那人想要讹咱家”。

“这次,你是不是,还嫌咱这个家不够乱?”

闻言,刘姨大女婿小李,一副及其委屈模样说道。

“妈瞧你说的,上次女婿承认是自己看走眼了,这次你放心”。

“王总是我们公司董事长儿子,家里有钱的很,身价几个亿,绝对不骗你”。

“王总能够看上小雅,那是咱家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所以我就将他带来了”。

说着,小李看向一旁刘姨大女儿,刘艳红。

“艳红你倒是跟妈说说啊,瞧啊,这事你也有份,但妈就赖我一个人”。

一脸没好气看向自己丈夫小李,“回去在收拾你”。

随即刘艳红一连微笑看向刘姨。

“是啊妈,王总家里条件真的不错,我们这是在帮小雅,你怎么能好坏不分呢?”

此话不说还好,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大女儿与大女婿,刘姨生气道。

“你们哪里是为小雅好,依我看是为了你们自己,说是想要帮小雅找个好婆家”。

“我看你们这是想要将小雅卖掉,卖掉不说”。

“还要小雅,还有我这傻当妈的帮着你们一起数钱?是也不是?”

“瞧妈你说的!”

见情况不妙,一旁王姓头发梳的油光男子,急忙劝住刘姨有恃无恐说道。

“妈你这么快忘了我小王吗?既然不记得本少,那本少父亲,王大头”。

“妈你总该认识吧!当年你爱人生病快死了,你女婿求到我父亲那里”。

“还是我父亲,出钱让你爱人暂缓了一阵子”。

“不然你的一家子人,怎么可能陪你已病入膏肓爱人那么久”。

“说来你一家子都要感谢我家,做人不能恩将仇报,今日我来你们家提个亲不过分吧!”

“你真是刘大头的儿子!”

闻言,刘姨一脸不可置信道,如果真是这样,她家确实如同眼前男子所说的一样。

欠人家一个天大人情,继而怎么好意思拒绝于人家千里之外。

况且自己曾经也许诺过没钱还,就将小雅嫁到对方家里去。

只是那时候,除了小雅太小,家里条件又不好,继而刘姨只能一直将这件事情记在心里面,待到有机会在报答之。

“如假包换”!

闻言,王姓男子一脸得意,直接说道。

确定对方身份无误,随即刘姨在怀里面取出一个张保存多年存折。

随即便要交到王姓男子手中:“里面有三万块钱,怕忘记,密码就写在存折上面,当年在你父亲那里借的”。

“我现在将钱还给你,至于你想娶我们家小雅,说真的,你父亲对我家的大恩大德”。

“我刘姨永世不忘,但小雅的婚事,还是由小雅来决定”。

“她如果答应,刘姨二话不说,便将小雅嫁给你”。

从小李夫妇那里听出小雅不可能轻易答应,关键还是要搞定老妈子,不过现在还不是使用绝招时候。

见如此,王姓男子一脸得意的,先是厚颜无耻的将刘姨手中存折拿到手。

随即转移话题,并拿出三根雪茄,一根递到萧正手中。

“大舅子便宜你了,顶级雪茄,国外进口,一只一千万左右”。

闻言,萧正一脸不屑,直接推开王姓男子。

“吹牛都吹到萧某头上来了,收起你的劣质品,萧某可不像刘姨一家子那么好说话,惹怒萧某,后果自负!”

“不抽拉倒!”

说着王姓男子颇显遗憾的将手收回去,继而将雪茄递到刘姨大女婿手中。

“姐夫我们抽,大舅子不识货,我也没有办法,看来他是没法享受这顶级雪茄所带来的刺激了”。

聒噪!

很是反感王姓男子,管自己大舅子大舅子的叫,正当萧正要发作之时。

一直在厨房中忙活刘小雅冲了出来。

女人平时给人印象安静,乖乖女那种,或许是早已经忍受不了王姓男子。

继而直接指着其鼻子大声骂道:“滚出去,不想看到你!”

“呦呵!敢叫劳资滚?”

闻言,王姓男子先是一愣,但见刘小雅天使般容貌,随即看着刘姨道。

“这就是你们家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还有我曾听大姐夫说”。

“你曾许诺将小雅嫁给我,君子一言,你说话还算不算数,不算数我就到处说你是食言而肥的小人!”

”我又不是什么君子“!

面对王姓男子所言,刘姨仿佛踩到了狗屎上,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随即不客气说道:“当年我只欠你父亲的情,你父亲的情,我自当还给他”。

“不关你的事,还有欠你们家的钱已经还给你了,所以你还是请便吧”。

“什么?”

闻言,王姓男子一副仿佛听错了的表情,看着刘姨怒道。

“救命之恩,说不认便不认,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还有你说借我家的钱已经还清了,五年前的三万块”。

“到现在最起码值个三百万,给钱劳资就走”。

“不给,嘿嘿,要么将你女儿嫁给劳资,要么劳资叫人废了你一家子”。

“当然你大女婿与大女儿除外,谁叫你这老不死的还有你小女儿这么不识相”。

三百万!

刘姨当即一脸不可置信道:“你这跟抢有什么区别”。

“况且这事都跟你这孩子说了,钱是欠你父亲的,跟你没有关系”。

“所以你这理,刘姨到哪里都说的过去,不是我刘姨一家子忘恩负义,而是根本不欠你这孩子的!”

“就知道你这老不死的一肚子花花肠子!”

面对刘姨所言,王姓男子有恃无恐道:“实话跟你这老不死的说吧!”

“我父亲早死了,被劳资气死了,他现在一切都是劳资的,包括你欠他的都是劳资的,所以劳资要求你报答劳资过分吗?”

“你···你还是人吗?”

闻言,刘姨当即一脸不可置信。

“气死自己父亲,居然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妈不要在跟这神经病说了!”

这时,刘小雅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直接拉起萧正的一只手,对着王姓男子如是说道。

“这是我男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轰!

闻言,王姓男子脑子轰的一声,旋即看着萧正暴怒着道。

“小子劳资知道这里不关你的事情,识相的现在就滚出去,给你三秒钟做出选择,否则后果自负”。

“想要萧某滚出去?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

闻言,萧正一脸戏谑的看着王姓男子。

随即轰的一声,萧正直接一脚便将王姓男子踢了出去。

紧接着门口处,萧正直接在刘姨一家子,目瞪口呆目光注意下。

将王姓男子提到一处小巷子里面,在将眼前不知好歹之人废掉。

你···你····你····。

这时,刘姨大女婿跟了过来,望着如同烂泥般瘫软在地上王姓男子。

旋即一脸无奈说道:“罢了罢了,这家伙也不是什么有钱之人”。

“他说完事之后,就给我们夫妇二人三千块钱,也不是什么王家少主”。

“活该就是一个骗子,地痞流氓,还好没有让他得逞”。

“你这天杀的,居然想要将自己小姨子往火坑里面推!”

听闻自己女婿所言,一起跟过来的刘姨,当即指着自己大女婿鼻子骂道。

“我怎么这么瞎眼,将艳红嫁给你这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哟!”

“艳红也不是什么好鸟,都是她出的馊主意”。

蹬蹬蹬·····

这时,刘姨大女儿刘艳红踩着十公分恨天高,一阵小跑过来急道。

“你们都别吵了,小雅跑出去了,我拉都拉不住”。

“啊!你们要气死老娘了!”

闻言,刘姨当即一脸痛苦的捂着胸口,看情况很是不妙。

“快快快,将妈抱进屋子里面休息一下,妈有心脏病,气不得,见如此”。

刘艳红看着其丈夫,还有与之一起的萧正指手画脚道。

“我···我抱不动妈”。

小李摊了摊手,一副生怕脏了自己手模样说道。

没用的废物,见如此,萧正当即将刘姨抱起,在运用真元帮助刘姨稳住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