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至尊奶爸

绝世至尊奶爸

更新时间:2021-07-27 17:52:09

最新章节: 面对小爱丝的几个问题,爱丝笑着着回答说道。“姐姐此般前去虽然没有采集到血珍珠”。“倒是让姐姐遇到了高人,是那高人送姐姐回来的,还有”。说着,爱丝一脸兴奋的小手一伸。顿时,两颗龙眼般大小,猩红色珠子显露出来。当然,这可不是什么珠子,而是培元丹!血珍珠我们在用不着了,用这个便可治阿爸阿妈的病。小爱丝一

纳兰明月

“萧小子这段时间你,都将老头子我孙女拐到哪里去了?”

这时,苏泰苏老爷子所住木屋旁,看见萧正苏老爷当即拉着萧正的手笑道。

“别以为老头子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将老头子我孙女带去旅游了”。

确有此事,闻言,萧正实话实说道,“令孙女到家了吗?”

“你这家伙还有脸问这个?”

闻言,苏老爷子当即气的吹胡子瞪眼道。

“作为一个男人你这小子也不绅士一点,将我孙女留在小宾馆里面,就不知道送她回去吗?”

“不好意思,在下多有冒犯!”

闻言,萧正想起确实自己将苏老师,扔在小宾馆里面就在没有管她了。

“令孙现在回去了吗?”随即萧正关心问道。

“哎!说你这家伙什么好呢?”

苏老爷子一副,看萧正朽木不可雕模样。

“一点都不懂女人,最起码没有他这老家伙懂”。

“哎,不说了”。

知道萧正此行目的,随即苏老爷子转移话题没好气道。

“小友带回来那个叫做余花的姑娘,就是一个祸害。

“新鲜蔬菜没有了,都叫那女娃子给祸害了”。

“小友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老头子我后院种的新鲜蔬菜都还没有长熟”。

“就叫那女娃子全部给偷了去,小友若是实在没有吃的,就随老朽出去打猎吧”。

“说来也巧,现在大雪封山,山里面傻孢子可多了,抓回来炖了可好吃了”。

一听说可以进山里面玩,圆圆与依依两个小家伙当即便兴奋的不得了。

见如此,萧正笑道:“吃的东西,他给两个小家伙所购买的储物戒子里面还有很多”。

“都是些零食,倒也不用担心两个小家伙会饿到”。

“那么走吧!一起上山”。

随即萧正想道:“山上木屋以及牧羊老人也不知怎么样了”。

“等等!”

听见萧正所说储物戒子。

苏老一脸惊呆的看着此时,正挂在两个小家伙雪白脖子上黑色戒指。

“这可是好东西,老头子我曾有幸见过过这两枚黑色戒指”。

“哦对了,就是在上次鉴宝大会上,可惜老朽不识货,白白浪费了天大机遇”。

随即苏老大手,有些颤抖的摸了摸黑色戒指。

“小可真是心大,就这样戴在两个小家伙脖子上,不怕识货之人过来抢吗?”

闻言,萧正一脸无所谓道:“这两枚戒指,一般人很难看出其中奥妙”。

“另外在下略施小计,这戒指看起来普通在不能普通了,如果不是苏老在下绝对不会告诉的”。

苏老一脸得意:“好小子居然这么信任老头子,今日说不得老头子进山打到美味,定于小友多喝几杯!”

哦对了,随即苏老想道:“山上那性格古怪糟老头酒量好着哩”。

“小友不妨与老头子,一起去将糟老头子干倒如何?”

“那到不必了,因为小女缘故,在下一般从不与人饮酒”,萧正说道。

一脸没好气的看着萧正:“难道老朽就是一般人了”。

“你这家伙不靠谱,刚才还当老头子我是自己人,怎么一转眼就变卦了”。

“来来来,老头子定要与你喝个痛快”。

说着苏老一把将萧正拉住,便要往山里面去。

“不过在此之前,老头子我要去好友纳兰德,那糟老头子那里借一物”。

“小友你就与两个小可爱暂时等老头子我一下,老头子我去去就来”。

·········

“哟呼,真的好好玩啊”。

一处雪地上,几条雪白狗子拉着一个雪橇飞快行驶着。

雪橇上圆圆与依依两个小家伙,则显得兴奋的不得了。

两个小家伙身后萧正则是一脸得意。

说真的萧正就是那种,百万年都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的人。

但如同一个普通父亲一样,疲惫工作回来,当看到自己年幼可爱的孩子。

浑身就会充满力量,哪怕是为了孩子累死累活,也愿意。

此刻萧正和所有天下做父母心情,那都是一样的。

“爷爷这家伙用我们家雪橇也没说感谢的话,这会儿居然笑的如此开心”。

除去两个小家伙,此行跟在萧正后面的还有三个人,苏老就不用说了。

一名身材魁梧,名纳兰德的老人,另一身材火爆。

长相甜美漂亮,名纳兰明月的,年纪约摸二十左右女人,也就是纳兰德老人的孙女。

纳兰德,苏老在a市的朋友,几天前来到青北市。

就隐居在苏老爷子木屋附近,此刻萧正一行人去山上。

于是苏老就将纳兰德与之孙女叫了出来。

然而纳兰德老人孙女似乎看萧正很是不爽,也不怕得罪萧正,一路冷眼讽刺道。

纳兰德老人为人很是开明大度,闻言,当即对着其孙女纳兰明月喝道。

“明月你这孩子,要爷爷怎么说你,不就是一个雪橇吗?”

“至于总跟人家过意不去吗?道歉,否则以后爷爷在不带你出来了”。

“爷爷,你怎么老是胳膊往外拐,让我道歉,不可能”。

闻言,少女气道,一副骄横无理小女人模样。

“你····死丫头”。

老人当即气的要打人。

“真是在家,被你那一天到晚贪玩老爹骄纵惯了”。

“看爷爷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明白什么才是尊重人”。

咳咳!

人都是自己叫出来的,祸由自己背,见如此,一旁苏老旋即是有些尴尬的阻止道。

“哎呀,小孩子,堵堵气也就完了,纳兰兄又何必如此动怒”。

“这不萧小友不是一直都没有说什么?不与令孙一番见识吗?”

“谁说我没有动怒!”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萧正目光冰冷看着少女道。

“要不是看在两个小家伙玩的开心,不忍心打扰”。

“敢对萧某出言不逊,给你这女娃子两个巴掌也算是轻的了”。

“另外看在两个孩子借你家雪橇,玩的这么开心的情况下”。

“萧某提醒你,你印堂发黑,今日必有灾祸”。

“爷爷你看!这家伙分明是在挑衅”。

闻言,少女当即一顿足,摇摆着身子气道。

“说本姑娘必有灾祸,你全家才有灾祸呢!”

“不怕告诉你我爷爷可是有着入道巅峰修为,再敢胡说八道······”

啪的一声,不等少女将话说完,萧正当即一个闪身,啪的一巴掌拍在少女脸上。

“说萧某兴许还可以原谅你,但说萧某全家绝对不行,这就是下场”。

翁!

顿时被打的小脸通红的少女,还有一旁震惊苏老与纳兰德老人。